str2

第四届城市复兴论坛嘉宾李文儒分享《艺术如何为实现更美

2018-05-24 13:01

  各位领导、各位同行、各位朋友上午好!看来文化产业真的有影响力,刚才主持人说到我去年的一本书,我去年推出三本书,一本是说故宫,一本是说国外的,还有一本是说鲁迅的。今天我和大家讨论的话题就是《艺术和美好城乡生活的关系》,创享艺术美好生活,在公开场合我是第一个发言的,开场白我先给这个论坛四句话,第一句话就是向往和享受美好生活是每一个人的贴心追求,第二句话就是美好生活的极致就是艺术与生活,艺术的生活需要生活的艺术,第就是一个人或者少数人的美好生活不是美好,美好的美好生活是美好生活的普遍化、大众化、全民化,第四句话就是这样的美好生活的理想境界是艺术生活城市化、城市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乡村化、乡村生活艺术化,虽然还很遥远,但是我们都在追求,我们都在上,像今天在这样一个场合使我们更加的充满欣喜。

  我讲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和这次论坛的主题有关系,我们在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讨论这次论坛主题的时候,当时我说了一句话,我们习总说房子不是用来炒的,我说同样艺术不是为了炒的,是的,为了大家共享的,为了大家分享的,但是和曾经的房地产一样,艺术现在继续再恶炒,这个现象我们文化界、社会上、艺术界都有深切的感受,这个炒的结果是离人民大众越来越远、离我们的生活越来越远、离艺术的本质离艺术的本质价值也越来越远,在这个过程中资本联合起来艺术,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拉黑了艺术,在艺术在我们生活中和社会中的声誉,甚至有一种恶搞的现象。所以我们看到的比如当然不完全是这样,但是这种现象是存在的,比如说我们城市化过程中,城市规划设计的粗制滥造造成我们所有城市的千层一面,还有在这个过程中乡村的废墟化、空心化的现象比比皆是。

  还有具体到文化和艺术,比如说我们城市公共文化艺术空间规划和设计的同质化,更严重的是恶俗化,还有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衣食住行被平台,被庸俗攀比,低俗化,而不是高雅化,所以城市复兴、乡村复兴和振兴抢救离不开和资本,但是和资本有时候用得不好会走到另一个方面,因此我们的观念特别是我们的价值观常重要的,就是艺术、文化是用来炒的还是用来的,为社会建设服务的,为我们共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服务的。

  我讲第二个问题和资本具有两面性,比如说我所的在故宫博物院,故宫的文化毫无疑问,故宫文化是那个时代帝制时代500年时期的传统文化和传统艺术的一个集中的地方,这样的文化、这样的艺术它的产生是和财富的一个表征,但是自从故宫变成故宫博物院之后,它在不断的实现一个文化的转型,就是由的文化形态、君主的文化形态、的文化形态,故宫博物院变成一个当代文化的形态、公共文化机构的形态,这个文化和艺术的转型就是由过去的一姓、一家、一人,变成全人类共享的一个文化和艺术。

  现在每年到故宫参观的观众连续三年达到1600万,这界上包括所有的旅游点、博物馆任何一个地方都没有这么多的参观量,这就是一个文化的变化,就是一个艺术的变化,就是由一个人的天下、一个人的,天主的变成所有人都可以走进去看那个时代的、经济、文化、艺术的标本。同时也是所有人能从这样一个帝制时代的文化标本里认清认识那个时代的文化,从那个文化里面吸收创造我们今天的文化未来生活的种种的营养和创造的灵感。

  现在故宫保留的还非常的好,那么故宫与和今天我们所在地西安古都和现代的大西安之间的关系,的城市作为古都,它的资源、它的品质、它的影响在某种程度上无法和西安相比,那么离紫禁城为核心为中轴为原点的和整个市的规划,那么像西安提出皇城复兴,西安的皇城、西安的古城、西安的城墙和的城墙,的城墙没有了,西安的城墙保留完善了,那么从这个意义上来看,的历史文化资源和西安的历史文化资源在谋划程度上这个地方更有它的优势,怎么样利用活化这样的优质资源,因为故宫是保存下来了,每年有这么大的流量、影响力,特别是这些年利用新的、新的、新的举措,一波又一波的产生故宫热、故宫好,特别是在今年的春节晚会上从来没有过的我们的文化遗产、我们的文化、我们的传统优秀的文化和艺术进入全国人民的视野之中。

  也就是说这个文化的力量、艺术的力量可以和我们的社会生活,和每一个人的生活追求,文化品味、艺术形式具有什么样的关系,这样的例子其实很多,在前不久我到过山西潼关旁边的运城一个地方,地上的古建筑要看山西的,山西的古建筑在全国是最好,元代以前所有的地上建筑在山西,在山西运城有人告诉我要看看唐代的古建筑,更重要的是要看一个最重要的房地产开发企业万科,因为我们和万科王石经常来往,因为王石是我们故宫基金会的发起人之一,我当时就想这个万科房地产怎么样参与了一个中国唐代建筑的一个和利用。

  他是这样做的,唐代的建筑体量很小,就像一个小戏台子一样,万科以这个结构为中心,在周边做了一个艺术和文化设计的空间,把唐代的建筑放在中间,周边是一个现代的和唐代的有一个崭新的表达,这两者没有形成冲突和矛盾,而且是相得益彰,在这个里面,我们更能看到唐代建筑的美轮美奂,同时也能看到现代的设计如何和唐代的建筑在空间和造型上形成一个内在的关系。更重要的是我想万科做这件工艺性的事情,他也定会让万科所有的设计师把这个设计做成一个样板,这个样板的价值和意义在哪里?也就是让万科当代房地产的开发要从遥远的古代唐代的建筑里面吸收创意和创造设计规划的灵感,从而大幅度的提升万科现代房地产它的规划、它的设计、它的创意、它的文化和艺术的海量品质,我想万科一定是这样做的,这就是万科作为房地产它的文化的、艺术的,它怎么样把现代和传统对接过来,我觉得这样才是真正的继承、真正的发展、真正的创新。万科在中国的房地产里面,在文化和艺术上是走在前面的。

  前两天我在富平县看到在四川河边在县城旁边大面积的房地产开发,他们告诉我这是万科在富平县房地产的开发,我问当地人,说你对这个怎么看,他没有盖起来已经在销售了,有人说这是我们盖的最好的,因为有文化、有品位、有艺术,我想传统的文化和现代的生活之间的关系,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

  第三个问题我讲我们的资源、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文化是如此的久远、如此的厚重,或者说如此的灿烂和辉煌,有这么好的优质资源,我们现在怎么样来继承、利用、发展和创新,我资源有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文化遗产、自然遗产怎么样让它发挥新的价值、新的意义。我刚才讲的故宫、像我们列入世界文化自然遗产的、列入国家自然文物单位的很多了,当然物质的还有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是第一块,这是大家讨论的重点,特别是对我们西安来说。第二点是工业遗址、农业遗址新的价值和意义。比如说我们抬头看看这就是新的工业的遗址,农业遗址也很多很多。第三个方面我讲还有一个遗址可能现在还不是遗址,但是可能成为遗址,也可能我们会用对待遗址的态度来对待它,这是我的一个看法,我认为这些年来全国各地不管大城市、中城市还是小城市,甚至一个小的县城,纷纷出现千百个所谓的高新技术产业人群。

  我就很奇怪,我们有多少高新技术,有多少高新技术需要建立这么多的产业园区,事实上好多这样的产业园区已经变成没有用的遗址,或者需要抢救的遗址,我把它叫做新的遗址,如何服务于这些新的遗址?抢救它给它新的家庭和新的意义,我们一般讲文化遗址、故宫遗址,再加上这些年产生的新的高新技术园区,怎么样利用它、怎么样把它激活、怎么样把它濒临死亡的时候抢救过来?用什么办法?其实艺术借用,用设计艺术、用优秀的艺术创作、用这样的一个观念,文化艺术和文化建设和经济社会生态这样建设之间的关系,到底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在这个过程中文化和艺术它的的力量、它的创新的力量、它的创造的力量,如何能够体现出来?

  我们说文化艺术是一个城市、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的灵魂,它的灵魂性体现在哪里?比如说从文化遗产这个例子就很多了,西安到处都是,也是前几天我们在杨凌有一个活动,我就说为什么叫杨凌?老的杨凌是陵墓的陵,现在的杨凌是两点水那个凌,我说杨凌肯定有陵墓,杨凌帝的陵墓我们去看了,也存在怎么样和利用的问题。在富平居然也有五个唐代的陵墓,我们道帝贤的帝陵,那条道只有文物工作者才能找到,其他人找不到,去看了一下,下来了怎么在我们现实生活中利用这都是问题。还有工业遗址,我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就是一个典型,还有幸福林带,幸福林带其实也是一个遗址的概念,在做老钢厂的时候就有这个概念和规划,而且老钢厂以这个为核心还有67个军工厂,这个怎么办?

  为什么我们今天在这里开会?本来这个地方就没有很大,学校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这一块只是1/5,就在这么一个地方,大家到周围看看,一个老的钢厂怎么变成新的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如果不是这么大,整个老钢厂里面还有两条火车道,其他5、6个老的工业军工厂很快会成为工业遗址,怎么办?和当年设计的幸福林带之间又是什么关系?如果都能做成这样,或者是创造一个更好的形式,那么在这样的工业遗址,在西安的城市复兴,在西安的城市发展,在西安的人民的艺术生活、幸福生活的追求方面,能够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我们在这个院子里走走,所有进到这个里面的人,每个人从形体会产生一种文化的感觉、艺术的感觉,分享享受的一种感觉。

  还有我一个朋友在你们西咸新区一个桥上的桥墩有一个涂鸦,其实是用油彩美化一个艺术的改变,如果在高速下面,在水泥桥墩上出现五颜六色的现代艺术,给我们会带来什么样的感觉。还有我们下午开展览的时候有一个渡渡美术馆刘若旺,他在他的家乡把陕北最大也是历史最久的一个废弃了多年的造纸厂正在成一个陕北黄河边的艺术小镇,我们知道陕西率先于山西黄河浏览黄金道上打通了炎黄公,主要是旅游公,黄河我们知道是民族文化的摇篮、文化的中华文明的发祥地,我有一个看法,如果说把进陕大峡谷打造成一个完全有都城的天然的自然优势,打造成世界上最著名的黄金旅游道,825公里,在这样一条旅游线上如果它是一个飘带的话,要有一颗一颗的明珠,我想这个刘若旺把一个老的造纸厂打造成一个艺术小镇的话,它就会成为黄金旅游线上的一颗艺术明珠,如果在800公里的炎黄旅游线个这样的明珠,那么这条旅游线上和黄河一起就会闪亮起来,就会吸引全国的人,甚至吸引全世界的人,我想这样一条黄金旅游线比大家向往的著名的法国的莱茵莱的旅游线要历史久远得多,有文化得多,漂亮得多,会吸引更多德人来。

  第三个我认为的遗址高新区,大前天我们在故宫博物院开一个学术研讨会,就是要在四川的乐山大佛和峨嵋山之间打造一个故宫南迁文物遗址公园,抗战的时候为了避免艺术文化的,故宫博物院100万件文物从33年开始往南走、往西走,后面有一部分到,现在的故宫博物院就是这些南迁文物48、49年的时候一部分到了的。这么多近百万件的文物,在抗战期间在乐山和峨嵋山存放了整整9年,这个地方过去存放地有六个祠堂、一个都不存在了,这个记忆几乎快要被人们忘却了,现在我们要把它,的办法就是在这个地方重建再现那个时代抗战时候百万件文物长征这在历史上都是一个文化艺术的一个,如果能够打造好了,那么在峨嵋山和乐山大佛之间将会出现新的世界文化遗产,有没有可能?有,正好这个地方是乐山的高新技术开发区,这个区域很大,包含了故宫南迁文物存放地这个范围,他们也面临着这样一个大范围的高新技术区,如何转型、如何升级、如何活化,想来想去很重要的出就是在这个地方建立故宫南迁文物遗址公园,土地的问题都不存在了,因为都是高新区的建设用地,只是把规划改变一下就可以。

  像这样的文化、艺术、历史和现代工业园区、科技园区的升级换代或者是或者是服务于新的内容,把它激活,这样一个过程那么历史文化艺术就会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发挥极大的作用,发挥核心的作用,发挥灵魂的作用,发挥改变这个地方改变一切的作用,所以有时候文化和艺术的力量真的是想象不到的,我觉得只有在这个意义上才能将我们新的文化传统、艺术发挥它的新的价值,产生新的意义。当然这个新的价值的实现一定要有一个好的、有一个好的规划和设计、有一个好的价值的创造,这一切和文化有关、和艺术有关,其实艺术并不是仅仅局限于我们一个享受,艺术更重要的是引领一个创造。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资本它会产生新的价值,那么组合起来就是我们能够集中社会的力量、集中各方面的力量来办成一件非常重要、非常有价值有意义的事情,这个事情就是城市的复兴和振兴、乡村的复兴和振兴,我想至少、企业、文化、艺术一个组合,一个合力。

  刚才市长在这讲就是的态度,这个地方是以企业行为,就是企业的力量,这个地方是文化和艺术参与,文化艺术的力量,我觉得像企业行为,过去我们讲文化产业,我对文化产业的理解用我自己的一个看法,我觉得文化产业是一个概念,是一个小的概念、小的范围,对社会影响力更大的、更起作用的能够持续发展的不仅仅是文化产业、文化创意产业,这个能量、这个对社会的贡献力,作为经济支撑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更大的部分是文化产业以外的其他的企业,如果只是文化产业讲文化,其他的企业在国民经济中占据更大力量的企业就不需要讲文化了,所以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企业文化、文化企业,文化产业、产业文化,只有这两个互动起来、联合起来才有更大的空间。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文化艺术的学者研究工作者,还有规划设计这样的设计艺术规划师,建筑艺术家、建筑艺术师,还有具体的艺术创造的艺术家,所有的人都充满了对创享艺术创造美好生活的人文情怀,对美好生活向往的人文,这些人联合起来,一起创造和共享美好艺术、美好生活,所以还是回到我开始的几句话,只有这样一个共同的努力,我们才能行进在通向我们每一个人向往和追求的美好生活的上,这就是艺术生活城市化、城市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乡村化、乡村生活艺术化,那样的话我们中国美丽的城市、美丽的乡村、美丽的中国、美好的中国人的生活就会实现,我们一起努力!返回西安365淘房

  龙跃百丈耀视全城,荣民金融中心奠基仪式5月26日盛大举行。...【详情】